当前位置:玲玲资讯网搞笑活佛
活佛
2022-06-16

从前有个人叫张大胆,这张大胆人如其名,胆子大得异乎寻常。小时候,他父亲被假和尚忽悠,骗光了钱财,延误了治病时间,最终撒手人寰,所以张大胆对所谓活佛神仙之类的玩意儿深恶痛绝。

这天,张大胆和好友聚在一起喝酒,不知怎么就说到了隔壁村的一座寺庙如何灵验。张大胆喝得不少,一听到这些,立马接过了话头:“胡说八道,那都是骗人的,灵验?灵验个屁!”

那被张大胆打断的人也是酒上头,大着舌头反驳道:“怎……怎么骗人了?昨天我……嫂子去烧香,求菩萨让我侄子的病早点好,结果第二天门口就出现了二两银子,我嫂子就拿这笔钱给我侄子治好了病!”

两人都是火爆脾气,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,吵得脸红脖子粗,众人急忙给出了一个主意:是不是真的,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嘛。

“好,试试就试试!”张大胆一口答应下来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说话那人,“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寺庙是怎么个灵法。”说完,他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干,转身晃晃悠悠地直奔那寺庙而去。

此时天色还早,那寺庙就在隔壁村,张大胆没多久就到了,径直走到大殿的菩萨像前跪了下去,“砰砰”磕了几个头,大声说道:“活佛,我张大胆最近日子过得苦,听说你灵验,你就大发慈悲赏点银子给我吧。”说完,他也不管周围香客诧异的眼神,站起身来,东倒西歪地回家睡觉去了。

第二天,张大胆起床后收拾一下,就要出去干活,谁知刚走出门,只听“咚”的一声,感觉踢到了什么。张大胆低头一看,是个小小的黄色布袋,打开一瞧,里面竟然是一锭银子。看着这锭银子,张大胆一下子想起了昨天的事情,难不成这庙里还真有什么活佛?

张大胆甩了甩脑袋,将这荒唐的想法丢到一边,笑了:“我倒要看看你这活佛是个什么模样。”

吃过午饭,张大胆又去了那座寺庙,在胖胖的住持面前捐过香油钱,跪下磕了几个响头,再次祈求活佛给些银两助他渡过难关。一出寺庙,张大胆就向家里狂奔,到家后便掩上了门,等着活佛显灵。他打算守株待兔,看看这银子是怎么“赐”到自己家的。

可是张大胆一直等到半夜,一个可疑的人都没见到。难不成真是活佛显灵?张大胆有些疑惑。就在这时,门外的路上传来“啪嗒啪嗒”的声音,张大胆一个激灵,连忙瞪大眼睛,紧紧盯着门口。

黑夜中,一个胖胖的黑影踮着脚慢慢走到张大胆门前,侧耳听了听声音,然后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,轻轻地放在地上。

“站住!”张大胆一声暴喝,猛然跃出,抓住黑影,拳脚就招呼了上去,直打得那人“哎哟哎哟”叫个不停。张大胆这一打,周围的邻居都被吵醒了,纷纷点亮油灯出来看个究竟。张大胆见状停下了殴打,对着大家说道:“看看,这就是所谓显灵的活佛。”说着,他将那黑影一下推到了众人面前。

大家仔细一看,竟然是寺庙里的那个胖住持,和尚就是“显灵”的活佛?

张大胆一脸得意:“早就说过了,什么显灵的活佛,都是这帮和尚搞的鬼。”

邻居中有人不高兴了:“人家怎么搞鬼了?就算活佛显灵都是他假冒的,但他接济了大家,也算是有功无过啊。”

张大胆瞥了一眼邻居,说道:“他是给钱了不错,可你想想,他给了你钱,你觉得是活佛显灵,那你是不是要经常去捐香油钱?咱村怎么说也有几百人,就算每人只捐一文钱,那总共是多少?更别说附近的村庄了,这些钱比起给你的那些,哪个多哪个少,你总明白吧?”

张大胆这么一说,大家突然明白过来,自己被这和尚给骗了,同情立刻化成了愤怒。张大胆看到众人都一脸痛恨的样子,不禁得意扬扬,再看看那低着头、一言不发的和尚,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,说:“滚回你的寺庙去吧,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。”那和尚好像得了大赦,转身一溜烟跑了。

自此以后,张大胆成了村子里的名人,谁都知道“活佛”是个骗局,再也没人去烧香了。但日子长了,事情却有些变了:村子里死去的老人小孩比从前多了许多,甚至还有强壮的年轻人,生病的、受伤的,以前休养两天就能好的病痛,现在竟然也会死人。

村子里开始流传一种说法,说张大胆得罪了活佛,活佛发怒,惩罚了整个村子。于是又有人去那寺庙烧香了,神奇的是,大家去烧香之后,情况居然好转了。这下张大胆变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都不待见他。

这天张大胆一个人喝着闷酒,越喝越生气,最后忍不住冲到了那个寺庙里。香客们都好像没看到张大胆一样,仍旧虔诚地磕着头。倒是那胖住持看到了张大胆,将他带进了后院禅房,吩咐小沙弥倒了茶进来。

胖住持笑道:“施主请用茶。”

张大胆酒气冲天,说:“我不喝茶,我就想知道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胖住持愣了一下,随即笑了:“施主误会了,贫僧并未做什么。”

张大胆瞪着眼睛,眼睛都充血了:“那怎么会有后面这些事?”

胖住持脸上露出了哀伤之意,说:“施主,其实你那晚所说不错,贫僧这寺庙并没有活佛显灵。”他苦笑了一下,“不过是因为此地贫苦罢了。”

不等张大胆再问,胖住持就继续说道:“因为此地贫苦,所以百姓们稍有些病患伤痛,就会因为无钱医治而去世。因此我才想了这个法子,有了活佛显灵的招牌,就会有人来烧香、捐香油钱,虽然都是一文两文,但毕竟积少成多;之后僧人们会根据香客诉说的困境,给予他们银钱,助他们渡过难关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胖住持看了一眼張大胆,叹气道:“上次施主将一切道破,寺庙活佛显灵的声誉没有了,也就没人再来烧香,寺庙没了香油钱,那些受伤得病的穷苦人家也就没了救治的银钱。而且人吧,一旦失去了信仰支柱,得了病之后很容易失去希望,所以才会有许多人因为小病小痛而死去,这倒并非活佛显灵。”

张大胆若有所思:“所以后面又有人来烧香,死的人就少了,是因为你又有了香油钱,去拿给受伤得病的人了?”

胖住持点点头:“正是,家中贫苦的事,人们都不愿告诉他人,但若是受到帮助,他们就会宣扬出去。久而久之,人们又开始相信活佛是存在的,即使得了病,也不会丧失活下去的信念。”

张大胆若有所思,随即皱起眉头,转而问道:“那晚我那般对你,你为何不说明真相呢?”

胖住持苦笑一声:“我当时若说了,你相信吗?”张大胆愣住了,看着眼前的胖住持,突然跪下去,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:“原来,您才是真正的活佛!”

(发稿编辑:赵嫒佳)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

玲玲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